从音箱到电视百度的硬件故事该怎么讲?
2019-03-12 15:53    来源:和记娱乐

    

  在百度前总裁陆奇任职期间,曾经的微软小冰创造者、如今的“Dueros 之父”景鲲被寄予厚望。后者不仅在陆奇任内从总监连升两级,成为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总经理,更是被陆奇在公开场合多次嘉奖,被称为“百度最优秀的产品经理”。

  陆奇离任后,景鲲延续了陆奇在百度语音交互赛道的押注,也向外界展现了他在产品层面的落地能力。

  在接连发布音箱、车载支架等AI 硬件后,2月28日,百度再次发布两款硬件新品:家庭影院产品“小度电视伴侣”与百度带屏音箱新品“小度在家1S”,目前限时优惠价分别为599元与329元。

  “小度电视伴侣”无疑是当日发布的亮点,该产品被定义为“Hi-Fi 家庭影院+高性能4K机顶盒+高端人工智能音箱”,只需搭配一根HDMI连接线,即可让家中电视变成实时在线的人工智能助手。

  “我们希望这款产品可以让消费者有忘记遥控器的体验。”景鲲在发布会现场表示。为此,百度为“小度电视伴侣”集成了端到端的语音交互能力,5米远场唤醒率达可达99%。

  除了一般电视的换台、音量调节等控制能力外,百度还与爱奇艺“奇异果”在这款产品上进行深度合作,通过AI 能力对视频资源理解后进行精准控制。在景鲲的演示中,用户可以直接通过语音控制,比如“我想看《西虹市首富》王力宏的片段”,直接跳转到相应的播放页面。

  自2017年1月,百度在美国拉斯维加斯 CES 发布语音交互系统 DuerOS 后,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百度俨然成为“半个”硬件公司:

  2018年11月:百度发布小度智能音箱 Pro 与小度语音车载支架,售价分别为399元、99元。

  2019年1月:百度与联想达成合作,将在第一季度推出内置DuerOS的联想智能平板系列产品。

  对比陆奇在职前后,百度对硬件产品的定位,已从最初的高价品质路线,到如今的密集”扩展产品线+补贴”战略。在百度硬件版图的规划中,这些买下百度音箱、车载支架的用户,将调用起后端的 Dueros,最终产生为语音服务买单的可能。

  相比智能音箱战场上更早布局的阿里巴巴天猫精灵(2017年7月)、小米小爱音箱(2017年11月),2018年才算正式入局的百度并不具备先发优势。

  可别小看这短短几个月的差距,音箱类产品在家中的更换频率较低,再加上阿里巴巴大手笔补贴后,天猫精灵的价格一度低至89元,在当年双十一创下百万销量,率先获取了首批种子用户。

  百度延续了“补贴战”的获客方式。在高端音箱线 Raven H 所在的渡鸦团队及其负责人吕骋相继解散、离职后,去年年中,百度将新推出的小度智能音箱价格压低至89元,同时请来明星蔡康永、小S代言。

  而在今年百度冠名春晚红包活动中,用户也有极大概率抽中带屏音箱“小度在家1S”的200元券,相当于用129元即可购得该产品。

  对于入局智能硬件的互联网公司来说,供应链端的议价能力并不是优势,因此,诸如天猫精灵、百度等一众厂商,都需要靠补贴来降低价格。谈及智能音箱的定价,出门问问CEO李志飞曾表示:“卖400元才不算亏”。再看百度此次发布的电视伴侣产品,限时定价为599元,而市场上诸如SONY HT-S200F、BOSE Solo 5等家庭影院级音响产品价格均在1500元-2000元区间内。

  价格战也让百度的硬件规模上涨立竿见影。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Strategy Analytics 发布的《2018 年 Q4 全球智能音箱报告》显示,百度智能音箱在该季度出货量增长 19%,整体出货量约 220 万台,目前已经超越小米位列国内第2。

  “过年期间,诸如小度在家等设备的活跃度在三、四、五线城市的活跃度非常高,这是我们看到的机会。”景鲲说到。这源于曾经在一线城市的用户将产品带回老家馈赠亲友,“从2-3岁的小朋友到七八十岁老人,都能打穿”。

  在百度所拍摄的一段演示片中,展现了百度音箱类产品在下沉市场的应用场景:开在村口的小卖店,店长大娘询问小度在家音箱“100-72.8等于多少?”,用来计算找零数目;在岛上看轮渡的船长,在方向盘旁边放着一台小度音箱,出海前会照例询问“今天天气怎么样?”。

  这种击穿年纪、圈层的现象也在百度智能硬件团队的规划中。为了能让产品的接受度更高,景鲲表示,在规划小度在家系列时,就不希望设计风格“太走到极端”。

  “一是不希望小度在家设计得太有科技感,这样用户会变成极客一类的人群;二是不希望产品特太过玩具感,所以在平衡这件事情上,希望家庭里每个用户都能够使用。”景鲲对钛媒体说。

  2007年,当第一部iPhone问世时,人们对触屏手机的负面评价如排山倒海般袭来。“用触摸屏来替代按键?这个主意糟糕透了。这种做法不会引起消费者的追捧。”一位反抗者在当时批评到。

  而如今,iPhone 已经过完了十周岁的生日,全面屏也成为当下最受关注的技术潮流。

  交互方式的改变意味着万亿级的市场潜力,触屏交互就与当下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密不可分,微信、手机淘宝、美团、滴滴想象一下,如果没有手指触摸的交互方式,你该如何操作这些APP?

  2015年,VR/AR 风口涌现,可又因为参差不齐的技术储备,与尚未完善的内容与场景落地,导致该领域极速遇冷。但如今,当人工智能推动下的语音交互技术逐步活跃后,一个新的生态正展现出更明确的样貌。

  “语音交互的价值是非常底层的价值,能够革命用户跟一个智能设备之间的交互时长,也能够革命整个设备之后的内容和信息服务生态,这个革命是历史上不可逆转的,只会发生的更快。”景鲲这样形容百度持续看好语音交互未来的原因。

  如同触屏诞生时遭遇到的非议,百度也在验证用户对语音交互的真正需求。景鲲对此特别向钛媒体强调,百度不希望“刺激”用户需求,而是通过产品让用户自然而然想到去用,“这样黏性才会高”。

  再拿此次发布的电视伴侣来说,之所以覆盖家庭影院场景,也是源于百度硬件团队在调研中发现。此前推出的小度在家带屏音箱被一部分用户抱怨“屏幕不够大”,而如今很多用户家中有着不止一台电视。因此,小度电视伴侣一方面满足了用户对于屏幕尺寸的需求,也希望帮助用户将大屏的价值发挥出来。

  而在后端的服务生态上,百度也在通过内置的 DuerOS 逐步搭起一个基于语音交互的应用平台。

  去年7月,百度在AI开发者大会上宣布推出DuerOS 3.0,“DuerOS 3.0 实现了商业化的闭环,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提升。”在会后采访环节,景鲲对钛媒体等表示。

  具体来说,在商业模式闭环中,DuerOS 平台与开发者的关系有了更明确的商业规则。景鲲以苹果 iOS 生态作为类比:DuerOS上的Skill Store(技能平台)类似于iOS上的AppStore,其中有两种变现方式:打造付费技能,或是技能内付费。

  举例来说,在DuerOS 3.0 正式上线后,当用户下载开发者制作的“看图猜成语”应用时需要付费,这就属于“付费技能”;当用户在 VIPKID、《凯叔讲故事》中购买一个音视频内容时,即为“技能内付费”。

  VIPKID 中的少儿英语课程将以“技能内付费”的形式展现在小度在家等智能设备中。

  “这跟iOS的生态基本上是一对一对标的一个商业模式。分成也是一样的:有平台的分成,有开发者的分成,有时还有渠道的分成。”景鲲解释到。

  根据百度官方统计,截至2018年12月,目前在DuerOS 平台上已有超过16000名开发者,搭载DuerOS的激活设备数量达到2亿台,在2018年12月语音交互达16亿次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百度硬件规模的拓张,在入口端形成客观的用户数量后,在DuerOS沉淀的开发者就有了触达用户的新机会,这是一个类似 AppStore 的新机会,也是百度想要作为平台方的终极目标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,作者/苏建勋)




相关阅读:和记娱乐

上一篇:小度品牌升级 百度成人工智能商业化赛道最强选手
下一篇:小度智能音响 怎么接入